今天早上,我爸把我叫到書房,對我說:

「嬌嬌,這次傅家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很難再翻身。

「爸爸希望你能和傅寒聲退婚。」

彈幕裡,又有人開始標本警告。

看得我嬌軀一震。

還有人在提醒我:

「他知道林嫣暗戀傅寒聲,故意的!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這可是傅千億!彆跟錢過不去!」

「嬌嬌兒是他的硃砂痣啊,隻要不退婚,還有林嫣什麼事?」

我下意識地點點頭,退婚是不可能退婚的。

既然這是一篇男主向爽文,抱緊男主大腿總不會錯的。

而且,我憑什麼要便宜林嫣?

然而我剛想開口反駁我爸,就見書房外,一道清雋的身影正轉身離開。

糟糕!

該死的誤會橋段!

我飛一般奔下樓,但還是晚了。

我家雇的幾個保鏢,個個手持器械,正在招呼傅寒聲。

他們放著狠話,囂張至極。

「小子,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窮酸樣。」

「大小姐說了,以後你再敢來,見一次打一次!」

「趕緊滾,否則打斷你這條狗腿!」

有人高高揚起了手中的棒球棍。

說時遲那時快,我飛撲過去,牢牢地抱住了傅寒聲。

最後那凶狠的一棍,砸在了我背上。

這一下真的狠,劇烈的疼痛讓我差點咬斷牙齒。

我軟軟地倒在了傅寒聲懷裡。

甚至吐了一口血。

一條孤零零的彈幕傲嬌爬過:「押五毛,女二祭天,法力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