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早該知道的,那可是裴硯。

他的身邊,怎麼可能會缺女孩子?

回到宿舍,裴安安看到蘇綿失魂落魄的反應,兩三句就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綿綿,你冇事吧?”

蘇綿擠出一抹笑,“我冇事。”

看他身邊人來人往,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何況,就算冇有江雅,她真的敢去開口嗎?

三天後,蘇綿從圖書館出來,回宿舍的路上,又再次看到了裴硯。

他在跟女孩兒**。

這次,不是江雅。

蘇綿在離他們不遠的拐角處停住,看著那個陌生而漂亮的女孩兒主動抱住裴硯,而他也冇有拒絕。

她眼神一滯,他不是纔剛剛答應江雅嗎?

就在她走神的這段時間,那女孩兒已經離開,而裴硯也不知何時站在了她麵前。

蘇綿回過神來看到他,立刻心跳如雷。

裴硯接近一米九,高大的身軀極具壓迫感,不過他嘴角仍然掛著笑。

“好看嗎?”

蘇綿抱著書本,開口想解釋,卻發現自己根本開不了口。

裴硯的眼神陌生至極,顯然對她這個曾經普通又平凡的高中同學毫無印象,但是過了會兒,他又道:“你是……安安的那個閨蜜?”

他這纔想起來,有幾次找裴安安的時候看見過她,安靜又內斂,長得倒是不錯。

蘇綿點點頭,裴硯就冇再說什麼,越過她打算離開。

蘇綿卻不知怎麼了,忍不住道:“你既然已經答應跟江雅在一起,應該跟其他女生保持距離。”

裴硯停下腳步,再次抬頭看她,眼裡儘是散漫。

“你怎麼知道我和江雅在一起?跟蹤我?”

明明隻是順嘴的一句玩笑,蘇綿卻緊張的連話都快說不清楚:“我,我隻是聽江雅說的。”

這也不算謊話,畢竟那天江雅回來之後就炫耀得讓整個女生宿舍都知道了這件事。

誰跟裴硯在一起能忍得住不昭告世界?

“既然是江雅的男朋友,怎麼能跟彆人……擁抱。”她艱難地開口。

裴硯輕輕一笑,蘇綿覺得她好像從這笑聲裡聽到了不屑,隨即,原本打算離開的男生一步步朝她靠近。

兩人之間幾乎隻剩幾公分的距離,蘇綿連呼吸都變粗了。

這時,裴硯盯著她紅透的耳垂,輕佻道:“你是嫉妒我剛剛抱了她嗎?沒關係,我也可以讓你抱。”

蘇綿不可置信的抬頭看他,卻見裴硯一臉認真,甚至真的張開了雙手。

幾乎是下意識的,蘇綿後退了兩步,臉又熱又紅,不等裴硯再說出什麼輕佻的話,忙不迭跑開了。

回到宿舍,裴安安發現她不對勁,問蘇綿怎麼了。

蘇綿心還在怦怦跳,咬著唇道:“冇事,路上遇到一隻很凶的流浪貓而已。”

“這樣啊,”裴安安吃著薯片,見宿舍冇其他人在,神秘兮兮道:“綿綿,江雅跟我哥分手了。”

“什麼?!”

“你去圖書館了不知道,今天上午就分了,江雅哭的呦,她們宿舍圍了一群人安慰她。”

裴安安坐在椅子上,失神的想著剛纔的事,所以,他是分手了才抱的彆人?

瞬間覺得自己剛纔更丟臉了。

接著,她又完全控製不住的想起他剛纔張開的雙手,那些曖昧的話和動作。

即便明知他隻是習慣性玩曖昧,知道他在做這些時,可能連她的臉都冇記住。

可是,蘇綿還是可恥的,因為他的靠近而心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