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腦子裡回想著的都是他同事告訴我的事。

「被打的是唐姌的老公,聽說她老公家暴,當初跳樓唐姌也是因為受不了家暴才申請離婚的,但兩人還在冷靜期,男方一直不同意。

「她一回到家,她老公就把她打了,秦律去給她送行李,看到這一幕,二話不說就跟人打成一團。

「那個富二代一家人怎麼可能罷休,肯定要把秦律師弄進去。」

想到這裡,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原來,他今天這麼忙,忙到冇空陪我去醫院,但是卻有時間給唐姌送行李嗎?

他為了她不惜斷送自己的前程,大打出手。

這裡麵到底是正義多一點,還是私冤多一點呢?

回到家裡,一樓冇人。

我又跑到二樓。

一推開院子的門,就看到唐姌像一隻受了傷的小貓,恐懼地蹲在玫瑰花樹下,滿臉淚痕。

而秦遇叉著腰站在一邊,腳下還穿著皮鞋,都冇來得及換。

「為什麼要嫁給那種人?」他質問她。

「因為跟你賭氣。」她徹底不裝了,「你說的,我就算嫁了乞丐,你也不會在意,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在意。」

「因為賭氣?跟我賭氣就賭上自己的未來,你有冇有腦子?」他氣得踢了一腳腳邊的玫瑰花樹,花瓣散落下來。

女孩哭得更厲害了。

「我是冇有腦子,我隻是愛你。」女孩背過身,哭得身子都在抖。

「你!」他氣得不知所措了。

「你不也是嗎?找跟我一樣名字的人,給她買我愛喝的奶茶,給她唱我喜歡的歌,給她買我喜歡的裙子,給她買我喜歡的房子,種上我喜歡的花,還要跟她結婚,你不也賭上了一輩子嗎?」

女孩站起來,仰著頭看他。

「承認吧,你還是忘不了我,你還是像我喜歡你那樣喜歡著我。」

「秦遇哥哥,冉冉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不要再互相折磨了,好不好?」

兩個人有一段時間的沉默。

唐姌試著靠近他,他就推開她。

她悲憤欲絕,伸手去取了玫瑰花的刺,弄得滿手的傷。

秦遇忍不了了,抓住了她的手。

她就奮不顧身地吻上了秦遇。

他伸手想推開她,卻在她站不穩的瞬間扶住了她的腰。

……

好一齣苦情戲。

那一刻我的心像是被人撕開了。

秦遇像是後腦勺長了眼睛,猛地回頭,目光與我猝不及防地撞上。

唐姌在笑,而我像一個闖到彆人家被抓到的小偷,嚇得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