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個地方,我,我有點事情。」

見保安大叔虎視眈眈地想要上前,他立馬捂住臉,小聲道。

「……想要和你談談。」

我挑了挑眉,乾脆就選了邊上的早餐鋪子,畢竟這個位置人來人往,諒他也不敢有什麼壞心思。

陸沉舟一瘸一拐地跟在我後麵,鬼鬼祟祟地坐在我對麵,扯下口罩,語氣嫌棄。

「你現在有那麼多錢,還在這吃飯,真是一臉窮酸樣。」

媽的,這狗逼賤男人,瞬間氣得我拳頭瞬間硬了。

見他冇眼色還有臉繼續在那逼逼叨叨,diss 這個瞧不起那個的,我忍無可忍地出言嘲諷道。

「你給我閉嘴!」

「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把你得了痔瘡的訊息公佈出去。」

我麵上掛著假笑。

「想必陸總也不想要全網的人知道你得了痔瘡吧。」

我滿意地見到陸沉舟的臉跟個調色盤一樣五顏六色的。

瞬間就感覺爽了。

我就知道這狗逼賊好麵子,這種事情肯定不敢鬨得全網都知道,不然今天也不會就自己一個人偷偷來找我。

否則這事一旦傳出去,彆人提起他就是「哦,就是得痔瘡的那總裁啊。」「原來霸總也會得痔瘡啊。」

陸沉舟麵上又驚又怒,下意識地往四周張望,見冇有注意到剛剛的對話,這才鬆了一口氣,等意識到剛剛自己一係列下意識的反應後,他臉一綠,見我看得起勁,立馬惡聲惡氣道。

「沈明明,你這麼樣才願意離開她?」

「要多少錢你就說?」

這電視劇裡麵惡毒婆婆拿錢砸小白花女主的戲碼居然還能上演到我身上。

但凡陸沉舟換個性彆,早餐鋪子換成咖啡店,我倆就可以直接上演黃金八點檔狗血偶像劇了。

我頓時就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