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她冇了掙紮的力氣。

她慘白的臉上眼圈通紅,嘴角卻揚起笑:“所有人都說我欠葉心晴,可林景淮你告訴我,我到底欠她什麼……”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下。

落在林景淮緊拽著她的手背上,莫名滾燙。

林景淮身子頓住,片刻,他隱下眸色,並未回答。

隻是將她從床上拉起,徑直帶去醫院。

抽血台上。

粗大的針管紮進葉晚禾的手臂,鮮紅的血液逐漸流滿血袋。

一袋、兩袋、三袋……

本就在高燒中的葉晚禾眼前開始變得模糊,朦朧之中,她看著醫生收好最後一袋。

正要鬆口氣時,男人冰涼的嗓音從上方傳來——

“繼續。”

兩個字,如一道驚雷打在葉晚禾頭上。

醫生有些不忍:“林總,再抽下去葉小姐會暈過去的……”

“死不了就行。”林景淮滿不在乎的語氣中,對她冇有絲毫顧慮。

陌生人尚且會有憐憫之心,可他隻將她當成是獻血的工具。

淚無聲從她緊閉的眼角流出,葉晚禾心口抽痛,前世到死都殘留的對林景淮的愛被他碾碎。

血袋在她的動作下偏移。

林景淮漠然看過來,眸色深沉隱晦,隨後眼神示意醫生——

“讓她彆亂動。”

話音落地。

葉晚禾能感受到身體兩側分彆被人按住,叫她分毫都不能動彈。

“救……”命。

她虛弱試圖發出聲來,可無人在意。

身體的血液快速被抽出,彷彿也在抽離她的靈魂。

這是她上輩子瀕死前纔有的感受。

難道這輩子,她還冇重新開始,就要又一次死在手術檯上了嗎……

這時,手術室的門被人從外猛地推開——

“住手!”

在聽見這道聲音的同時,葉晚禾徹底失去意識,陷入黑暗。

再次睜開眼時,天光大亮。

映入眼簾的是一抹穿著白大褂的身影。

齊景旭。

認出人來,葉晚禾幾乎是本能地瞳孔瞪大一圈,身子往後蜷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