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聽見這道聲音的同時,葉晚禾徹底失去意識,陷入黑暗。

再次睜開眼時,天光大亮。

映入眼簾的是一抹穿著白大褂的身影。

齊景旭。

認出人來,葉晚禾幾乎是本能地瞳孔瞪大一圈,身子往後蜷縮。

這反應倒是讓齊景旭嚇了一大跳。

他關切詢問:“怎麼了?”

葉晚禾緊緊攥著被子,眼前這個人,是她從小青梅竹馬的鄰家哥哥。

也曾是她最信任的,她以為全世界都厭惡她時也會無條件站在她這邊的人。

可最後,也是他反手捅她最深。

上輩子,就是他親手挖出她的心臟,給了葉心晴。

死前她怎麼都不能理解,可現在她已經知道,這是因為齊景旭就是這本團寵文中的男二。

一個愛女主愛到可以違背一切的角色。

葉晚禾閉上眼,將種種情緒掩下,隻道:“冇什麼,我想再休息下,你先走吧。”

她眼底一閃而過的難過與絕望,叫齊景旭心裡莫名抽痛。

他深深看她一眼:“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下次可不能這麼冒險獻血了。”

葉晚禾隻“嗯”了一聲算作迴應。

等齊景旭的腳步聲離去。

病房內重新陷入寂靜。

葉晚禾視線不自覺望向門口,外麪人來人往,但她清楚,不會再有人踏入病房來看望她了。

此刻,林景淮和她的親生父母應該都在葉心晴的病房裡。

所有人都隻會圍著葉心晴轉。

無人會在意她的死活,這就是女配的命運。

難道她隻能認命嗎?

葉晚禾躺在病床上,陷入沉思。

不……

這輩子,她絕不要再落到淒慘而亡的下場!

前世的痛苦,她今生一步也不想受。

當天下午。

葉晚禾撐著還虛弱的身子,自己去辦理了出院。

一路虛浮著腳步往醫院門口走去時。

好巧不巧,迎麵就撞見扶著葉心晴出來散心的林景淮。

跟在葉晚禾麵前不同,此刻的林景淮舉動無比溫柔。

兩人看見葉晚禾,葉心晴就瑟縮了下,下意識伸手拉住林景淮的衣角,眸中水光瀲灩,顫著嗓子喊她:“姐姐……”

仿若她是什麼洪水猛獸般。

前世,她就是因為看不慣葉心晴這副柔柔弱弱的白蓮樣,總是被惹得當場失態。

當初,她總搞不懂,自己為什麼一碰到葉心晴就變得失去理智。

如今才明白,原來她不過是活在書裡的一名醜角。

隻有她的嘴臉越醜陋,才能襯出葉心晴的無辜和善良。

回過神來。

葉晚禾目光落在對方緊緊拽著林景淮衣角的手上,抬眼又撞入男人滿是防備的眼神。

心口好似被針紮了一下,她不由想。

如果說因為自己隻是活在書裡的角色,所以她會在不受控地做出那些瘋狂的行為。

那她愛林景淮呢?難道也是因為設定嗎?

可為什麼她因他心痛,為他難過,被他一言一行深深牽扯的心卻是真實的跳動著?

她愛林景淮,深刻又真實,痛苦又絕望。

葉晚禾壓下心口情緒,看向葉心晴,神色平靜:“妹妹,需要我提醒你,你現在拉著的人,是我的丈夫,你的姐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