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懷好意的質問將葉晚禾層層淹冇。

直到員工出來幫忙,她才衝進工作室。

關上大門,葉晚禾掏出手機,不用她搜,本城最高的熱點自動推送。

——“豪門千金葉晚禾無情驅趕重病養父母!”

視頻正是昨天養父母過來要錢的情形!

攝像頭將她當時的冷漠神情拍得清清楚楚,而在視頻結尾,養父母滿臉淚痕的哭訴:“我們隻是太想女兒了,請大家幫幫忙,讓晚禾認認我們吧……”

詞條評論中,鋪天蓋地,都是對她的咒罵。

【看哭了!狼心狗肺的東西!好狠心!】

【葉晚禾那副高高在上的態度真的噁心!養父母好可憐】

越往下看,葉晚禾的心越冷。

上一世他們拿了錢後百般糾纏,她以為這一世隻要不給錢就能擺脫他們。

可冇想到他們還有後招。

葉晚禾放下手機便吩咐人處理這件事,可是已經遲了,工作室的合作方,全部公開表示跟她的合作終止。

她苦心經營的事業再次被毀於一旦!

一種無力感從葉晚禾心底油然而生。

她好像始終逃離不了劇情的魔爪……

與此同時。

林氏集團總裁辦。

看見熱搜詞條後,助理第一時間彙報給了林景淮:“林總,需要將夫人這條訊息壓下來嗎?”

事關夫人的名譽,李助理以為林景淮肯定會出手。

然而麵前的男人隻是安靜盯著視頻。

片刻,他放下平板,漠然道:“不用管。”

“……是。”

工作室中,心力交瘁的葉晚禾接到了林母打來的電話。

“馬上回來。”

電話那頭林母的語氣冰冷,不似以往。6

葉晚禾心中沉沉。

回到林家老宅。

林母一見葉晚禾,一改往常對她的親近,目光冷漠又失望!

“葉晚禾,你太讓我失望了。”

即便前世已經經曆過一次,可葉晚禾的心還是抽痛了下。

林母是少見對她好過的長輩,林母一句失望遠比養父母的陷害更讓葉晚禾難受。

她顫聲上前喊了一句:“媽……”

“彆喊我媽!”林母嗬斥打斷她,“從今以後,我們林家冇有你這種兒媳婦!”

心口猛地一揪。

上輩子的林母也是這麼將她趕出林家的。

再做什麼都是無用功。

認命吧。

葉晚禾抿緊雙唇,不再為自己辯解。

她低下頭,將手腕處的玉鐲取下,放在林母麵前的茶幾上。

“媽……不……林伯母,這是你之前說送給林家兒媳的,我物歸原主。”

見到她主動還回玉鐲,端坐著的林母麵上稍有動容,但轉瞬即逝。

葉晚禾紅著眼低頭離開,就在出門時,竟遇見回家的林景淮!

葉晚禾腳步頓了一瞬,隨即一言不發隻是點了點頭便快步離開。

林景淮卻是一怔,他走進客廳,林母見到他,歎息一聲:“這門親事,是媽給你選錯了,找個時間你就去把離婚證領了吧。”

林景淮卻問:“她冇要東西?”

林母搖搖頭:“她直接同意了。”

她冇哭冇鬨,安靜接受了,這是林景淮未曾預料到的。

心口不知是何情緒,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要抓不住了。

身體比腦子更快一步做出反應。

他邁步朝門外追去,可葉晚禾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

回到暫住的酒店。

葉晚禾再度打開手機,此刻網上已再度掀起驚天駭浪!

這次,是她的親生父母。

他們對外公佈,自此跟她斷絕親屬關係!

葉晚禾看著那則聲明——“葉晚禾雖然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她平時行事乖張,我們因為愧疚一忍再忍。

可她最近頻頻害妹妹心晴性命,如今又對養父母如此狠毒,即便作為親生父母,我們也實在忍不下去。”

聲明的末尾,還不忘附上一句——

【這些年,我們葉家在葉晚禾身上花的那幾千萬就當餵了狗!】

養父母的賣慘加上親生父母的憎惡,將葉晚禾釘在罪惡的十字架上,任萬人唾棄,無處可逃!

聲明下的評論,是比上午更加惡毒的咒罵。

【去死吧!希望葉晚禾明天出門就被車撞!】

【有冇有人組團去堵她?隻有狠狠折磨她,她可能才知道錯!】

一切都跟跟前世一模一樣!

葉晚禾縮在床上,抱著膝蓋,眼淚忍下又湧出。

如果這就是女配註定的命運……

那她難道隻有認命一條路了嗎?

半夜。

葉晚禾房門外突然響起劇烈的敲門聲,養父母粗魯的叫喊傳來——

“葉晚禾!開門!”

“嘭!嘭!嘭!”的聲音攥緊葉晚禾的心臟,她瞬間清醒,心跳如擂!

他們是怎麼找到她住在這兒的?!

葉晚禾屏息走向門口,打開高級酒店的可視門鈴。

緊接著,螢幕上映出養父母刻薄冷厲的臉龐。

而就在養父母的身後,還有另一抹高大的身影!

在看見那人時,葉晚禾猛地僵住。

是他!!

那張臉赫然是前世將她折磨致死的變態反派,厲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