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虞茗,你看看我這房間,像有女人來過嗎?

你們冇住一起?

我壓根就冇和她在一起過。

楊璟之將一份合約甩我身上。

半年前她找到我,提出合作。她不想被潛規則,讓我假扮她男友,同時,她也會幫我應付難纏的客戶。

頓了頓,他怕我不理解似的,進一步解釋。

有些客戶喜歡往人床上塞女人,以為所有人都吃這套,我很煩,徐晚星就幫我擋掉那些。

這份合約寫得清清楚楚,不乾涉彼此私生活。

楊璟之拉我的手,替我處理傷口。

我看到架子上一排未拆盒的護手霜。

那是我以前最愛用的牌子,楊璟之買了全套放在家裡。

今天,我跟你同事打聽了一下。

他沉沉開口。

你冇有男朋友,上週團建還說自己單身。虞茗,你是故意騙我的,對不對?

我冇騙你。

那你給我看合照,你和那個男人。

冇拍過合照。

你這麼愛拍照的人,居然不跟新歡拍合影?

你提醒我了,我下次拍了給你看。

楊璟之被我氣笑了。

他忽然手撐沙發,完全籠罩住我,壓迫感十足。

我動彈不得,隔著毛衣,依然能感受到他溫熱的體溫。

我買了你的時間,知道要做什麼吧?

我退錢給你,楊璟之,我真的要結婚了。

他順著我的肩膀摸下去,卻在手腕處停下。

要結婚了,卻還帶著前男友送的手鍊,不合適吧?

我手腕上有根鏈子,隨著時間推移,早已暗淡無光。

這是楊璟之送我的第一個禮物。

在我 19 歲那年。

曾有一週,除了上課,我幾乎見不到他人。

他奔波在各種兼職的路上,比任何時候都努力。

生日那天,我父母在高檔餐廳為我辦了個 party,我告訴楊璟之了,但他冇有來。

我等啊等,等到晚上,終於等來他的電話。

他說,在餐廳門口等我。

漫天大雪中,我的少年身姿挺拔如鬆。